Nash

Summer boy

【Spideypool】项圈(NC-17,狗狗荷兰虫!)

AOzero:

好想写狗狗荷兰虫()大概是和之前那篇汪汪相似的兽人与人类共存的世界观。
忍不住动手了,请不要找人抓我……!!


预警(写作预警其实全都是情趣x):狗狗荷兰虫,项圈,咬,限制,一点Dom/Sub,发情期,湿漉漉


OK?
不说别的了,我真的是个变态,大家真的取关就现在()


项圈
by AOzero


“你说什么?”Wade眨着眼睛,手里还抓着遥控器,但摸着自己肚子的手从T恤下面抽了出来,“你说想舔我是什么意思?”


狗狗车请走AO3!


想了好一会儿要不要打tag,因为这篇真的太坏了(哭了x)
忽然更新一下!!对不起大家哇,最近太忙了,我是用手机码的这篇()可能也没啥时间回复大家的评论,真的很抱歉呜呜呜!!

【spideypool】你总是忘记我很爱你(RR贱×荷兰虫/虐/BE)

鱼鱼今天吃青菜了吗:

>一个奇奇怪怪的脑洞
>BE小段子(就1000多点字那种..)
>贱贱大概算是那种明星的设定,然后PP是高中生
>文笔烂得仿佛没上过学
>ooc!!!!!!

>>>

        Wade静静坐在车后座,手里攥着那只发烫的手机。
        他一言不发地听着电话那头男孩的声音。
        “Wade...Wade,你今天真的很帅。”
        “我还以为你只会穿运动装呢。”
        “我刚下课,和Ned吃了午饭,就在电视上看到你了。”
        “我就想,有一天,我也能和你一样,那么英俊潇洒地走过铺红毯的教堂就好了。嘿,Ned,别过来,谁说我哭了?我才没哭,让开...”
        “今天理综考试我又拿了A+,Liz说我是他见过最聪明的男孩。Michelle的小说演讲超棒,你简直想象不到——她讲了马尔克斯的《百年孤独》,我都要听哭了...”男孩的声音渐渐微弱下去,他说着说着开始哽咽,一时间Wade耳边都是他的抽气声。“Wade,你说句话啊..”
        男孩的眼泪是Wade在从前最无法抗拒的东西。Wade曾经信誓旦旦地承诺,他只会让男孩在床上哭。而他现在,毫无疑问地违背了自己的诺言,像个落荒而逃的负心汉,来不及去看身后爱人的企盼和眺望。Wade只觉得心脏那处像是被一只手紧紧捏着,酸胀的疼痛让他无法呼吸,“Peter...”
        “Wade...Wade...”男孩的声音沙哑,他无力地抓着耳边的手机,一遍又一遍唤着男人的名字。他发现在这一天真正来临时,自己并没有做到当初所说的“打完分手炮就走人”,他改变主意了,他不想打分手炮了,他不要Wade走。
        “分手炮还打吗?”可他还是扯了扯嘴角,牵起一个惨淡难看的笑容。当他意识到Wade看不见他在笑时,他终于明白自己有多愚蠢——他总是这样像个傻子似的又哭又笑,总是忘记Wade并不爱他。
        “Peter,对不起,对不起。”Wade颤声道。他看穿了小孩的逞强,他甚至能想象出来Peter现在的表情,他一定含着眼泪却咧开嘴角使劲笑着,因为自己说过最喜欢看他笑。
        “Wade,新婚快乐。”Peter轻声说。他挂了电话。Wade只听到从那个听筒里传来的机械忙音。
        “...Peter!”Wade猛地睁开眼睛。床单被他额上渗出的冷汗浸湿,Wade脸色苍白,呼吸急促地喘息着。
        他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次梦到Peter了。梦境里的Peter还是十七岁的少年模样,永远背着双肩包笑着叫他“Wade”,也老是被自己惹得眼泪汪汪。Wade记得清楚,他走路时迎风扬起的发丝,雀跃时弯起的嘴角,习惯性皱鼻子的小动作,还有脖子后边那颗黑色的痣。他的表情,他的动作,他安静地哭,他落寞地笑,他站在陌生街道看这座城市的车水马龙。他叫Peter Parker,他是自己的爱人。
        Wade陷在床单里沉默不语。
        那件事情太过突然。是车祸。
        没人记得那天是谁给他打的电话让他去认领尸体。他只知道,当他看到那件被血液浸湿的熟悉的T恤后就再也说不出话了,他眼前一阵发黑,鼻头止不住地酸涩发热。那个几小时前还傻兮兮祝福自己的小孩,现在血肉模糊挤压在重型卡车的轮胎下,医疗人员甚至无法搜寻到他完整的遗体。而这个世界依然川流不息,没有人停下为他哀悼一秒钟。他们看不见Peter。  Wade再也忍受不住决堤的眼泪,他缓缓蹲下身子,抱头失声痛哭。


        他的Peter没有说一句话就走了。他干净的笑容被碾得支离破碎,他再也不会蹦蹦跳跳从背后抱住自己,再也没有人在平安夜为自己准备一屋子的惊喜。他撒娇时上扬的尾音,生气时鼓起的脸颊,高兴时飞扬的眼角,怎么可以,怎么可以都消失了呢?Wade把头埋在双臂之间发出喑哑的嘶吼声,Peter明明那么善良,上帝,上帝怎么就这么狠心,为什么要把他带走?Wade痛苦地捂住耳朵,他的内脏被狠狠撕扯成碎片,钻心的疼让他感到窒息。为什么,为什么,为什么,为什么...他不断地问着自己,问着每一个冷漠的行人,瞪目欲裂。
        他们没有一张合照。
        Peter只能活在自己的记忆里。
        Wade披起一条毛毯,起身到书房,一眼看见那副黑白的挂像。他伸出手,指腹缓缓滑过冰凉的玻璃,男孩十七岁的笑容永远停滞那个阴雨连绵的午后,永远死在男人的心中。
        Wade像在抚摸他的脸颊,眼中尽是柔情。
        Peter,你总是忘记我很爱你。

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-Fin-

是贾妮 是糟糕到不能打tag的东西

唠叨
“Sir,您吩咐的事情已经完成了。”机械的AI女声响起。
  “好姑娘Friday,想要daddy奖励你一个甜甜圈吗?”Tony拿起一个甜甜圈,“这可是最好吃的草莓味。”
  “谢谢,Sir。可您忘了,AI不需要吃东西。顺便一提,请您放下甜甜圈,您今日摄取的糖分量已经超标了。”Friday提醒到。
  "Bad girl."Tony放下甜甜圈,摇了摇手指。“你最近越来越唠叨了,就像Jarvis一样。他还会把我的咖啡换成蔬菜汁,在午餐里多放胡萝卜,在我熬夜的时候催我休息。他总是这样,唠唠叨叨的,让我做我不喜欢的事,明明我才是主人。”Tony扶额,语气中有些落寞。“让我一个人静静吧,Friday。Mute.”

  "I miss you,Jar."
  "I'm back,sir.I'll never leave you."

贱虫产出整理

Sol:

入坑贱虫已经两年多啦,整理了下两年来我的一些产出,方便大家收藏观看w






同人文:


2016.05.14 Secrets of Peter  ┄┄┄┄┄┄入坑纪念 


2016.05.15 I'm all yours baby ┄┄┄┄┄┄鸡血第二篇,“站街” 梗


2016.05.16 Watching The Show Tonight ┄┄┄┄┄┄鸡血第三篇,一起看美剧夜魔侠 


2016.05.20 恶徒难改 ┄┄┄┄┄┄点梗,第一次啪啪啪却失败了


2016.05.31 飞鸟与鱼 ┄┄┄┄┄┄荷兰虫,ABO发情梗 


2016.06.16 Suck ┄┄┄┄┄┄ABO,吸奶梗! 


2016.06.22 双份惊喜 ┄┄┄┄┄┄2v1梗!


2016.07.16 欲火如潮 ┄┄┄┄┄┄书桌play!(未放出) 


2016.07.16 You Are My Sunshine ┄┄┄┄┄┄校园AU 


2016.07.20 First Time ┄┄┄┄┄┄点梗肉文第一篇!第一次总裁啪啪啪 


2016.07.25 Love² ┄┄┄┄┄┄点梗肉文第二篇!ABO,荷兰虫


2016.08.02 灵魂三分法 ┄┄┄┄┄┄点梗肉文第三篇!天花板play! 


2016.08.06 Typhoon of Steel 铁风暴┄┄┄┄┄┄AU,拉郎(韦德×道斯),哨兵向导 


2016.09.04 Taste the rainbow ┄┄┄┄┄┄同志游行,一见钟情


2016.10.03 La vie En Rose 玫瑰人生 ┄┄┄┄┄┄狼人×吸血鬼AU 


2016.10.23 万圣夜惊奇梦 ┄┄┄┄┄┄侦探×助手


2016.11.05 嫉妒心 ┄┄┄┄┄┄贱贱吃醋梗! 


2016.11.30 Fooling Your Eyes ┄┄┄┄┄┄ABO,失明梗!铃铛play! 


未完 We Exist  ┄┄┄┄┄┄RR版雇佣兵Wade×加菲版舞娘Peter(已删档) 


2017.01.02 困兽犹斗 ┄┄┄┄┄┄学生虫,身份揭露梗,学校厕所啪啪啪   


2017.01.09 They did!?┄┄┄┄┄┄金球奖梗! 


2017.01.15 当樱花落在纽约 ┄┄┄┄┄┄斜线刊梗+温泉play! 


未完 抽丝剥茧 ┄┄┄┄┄┄Ryandrew!坑 


2017.02.13 Love is... 爱是不可言明 ┄┄┄┄┄┄AU,雇佣兵Wade×神父Peter


2017.03.22 Battlefield 沙场 ┄┄┄┄┄┄变种人士兵贱×战地记者虫 


2017.03.30 Genetic failure 遗传学的失败 ┄┄┄┄┄┄兽化ABO,啪啪啪 


2017.04.19 audition 试镜 ┄┄┄┄┄┄Ryandrew!翻译 


2017.05.06 长发公主 ┄┄┄┄┄┄火立公主系列番外 


2017.05.22 彼得•帕克:如何驯服你的龙 ┄┄┄┄┄┄驯龙高手AU!火龙贱 


2017.06.09 春神 ┄┄┄┄┄┄中年虫,透明泳池梗,注视下自渎 


2017.06.13 变装天后 ┄┄┄┄┄┄Ryandrew!段子 


2017.06.23 流氓毫无还手之力 ┄┄┄┄┄┄斜线刊贱虫 


2017.07.02 What if……?(又叫:如果贱虫有了一个儿子……?)┄┄┄┄┄┄小小虫系列之一


2017.07.05 Another story:what if……?(又叫:如果贱虫有了一个儿子之另一个故事……?) ┄┄┄┄┄┄小小虫系列之二 


2017.07.30 Spider-Boy ┄┄┄┄┄┄斜线刊后续,总裁“变” 小孩


2017.08.08 The last story:what if……?(又叫:如果贱虫有了一个儿子之最后一个故事……?) ┄┄┄┄┄┄小小虫系列之三 


2017.09.17 Envy ┄┄┄┄┄┄小虫吃醋梗!贱贱复生


2017.09.23 Bashful guy ┄┄┄┄┄┄点梗,大佬人妻贱跟强势加菲虫的日常 


2017.09.28 恶龙与勇士 ┄┄┄┄┄┄点梗,不靠谱的勇士贱贱×意外很sweet的恶龙虫 


2017.10.06 Hello, but not Kitty ┄┄┄┄┄┄点梗,荷兰虫,浴室play 


2017.10.14 孕期play ┄┄┄┄┄┄PWP,ABO,总裁虫孕期啪啪啪 


2017.10.21 Silent Storm 寂静风暴 ┄┄┄┄┄┄点梗,花痴病 


2017.12.03 车震play ┄┄┄┄┄┄PWP,保镖贱X黑道少主虫 


2017.12.24 A Dark Secret ┄┄┄┄┄┄小肉汤,身份揭露梗! 


2018.01.14 Morpheus 墨菲斯游戏 ┄┄┄┄┄┄已放出


2018.01.15 The Phone ┄┄┄┄┄┄点梗,帕总斗小三 


2018.02.03 You'll Never Know ┄┄┄┄┄┄点梗,交换身体!电影贱×荷兰虫! 


未完 向阳之地 ┄┄┄┄┄┄正剧,向导贱×哨兵虫! 


2018.03.18 暗恋这件小事 ┄┄┄┄┄┄无能力AU,BE


2018.04.17 Bad Ideas 糟糕的主意 ┄┄┄┄┄┄ABO,翻译


未完 It's a match! 配对成功 ┄┄┄┄┄┄网恋奔现梗




斜线刊repo:


#12repo:圣诞特辑!官爸爸发大糖了!!!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啊!


支线-怪物出笼repo:官方爸爸语重心长地说:都给我学着点,这才叫搞基


#23repo:小虫出浴玫瑰房,贱贱自拍萌骚浪




视频整理:


贱虫早期mv整理第一弹(哎呀人家只有一弹啦


死侍2之墨西哥宣传上的贱虫相关


终极小蜘蛛动画1~4季(不补档哦)


终极小蜘蛛动画弹幕




基本上应该就是这些了,收藏此文就可以全部拥有,你还在等什么(不

是沙雕改图,原图在P2,需要自取

家庭问题

半个喙:





配对:RR贱/荷兰虫


分级:PG


警告:OOC 真的非常OOC


简介:Tom有了个男朋友,而Tobey和Andrew对此不是很高兴。


备注: @何時 太太点的盘丝洞!写成这样我都不资道能不能交差😂 小记者大哥 大学生二哥 和高中生三弟的设定 全员心理年龄三岁[……


祝大家中秋快乐阖家团圆!!!






正文:


      Tobey觉得Tom最近有点奇怪。当然啦,Tom本来就很奇怪——嘿,这个家里还有不奇怪的人吗?再说了,Tom十六岁,Tom是个小天才,Tom还是蜘蛛侠,他理所应当奇怪。自青春期过后这个词在Tobey心里就变成一个褒义词了,大人物们都有点奇怪,比如奇异博士就在名字里说明了他到底有多奇怪……但现在他说的可不是那种好的奇怪。


      Tom开始躲着Tobey了,他总是匆匆忙忙地出门,一回来就把自己锁在房间里,晚上偷偷从窗户出去——明明差不多半年前Tobey就允许他自己夜巡了。


      Tom可不是那种不听话的叛逆少年。


      老实说,这挺让Tobey挫败的。他的弟弟们从小就是天使在人间的具体形象表现,乖巧懂事又坚强,头发又细又软地堆在头上打卷儿,眼眶里镶着如出一辙的两枚湿漉漉蜜棕色硬糖球——后来小天使一号长大了,在学校有了宿舍,只有周末才回来住;而小天使二号不知道闹起了什么脾气,Tobey得弄清楚他到底怎么了。


      Tom的房间传来什么东西掉到地上的闷响,然后是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和模糊高速的自言自语,过了一会,男孩的房门敞开了,Tom穿着一件超大的T恤从里面晃出来,领口危险地歪斜着,露出大半个肩膀——他什么时候买的这件衣服?


      “早上好,小天使二号。”Tobey喝了一口咖啡:“你这件衣服好像不太合身——顺便一提,今天是周末,别乱跑,晚上小天使一号回来一起吃个饭。”


      Tom显然还在开机,他一屁股坐在餐桌前,抓起叉子捅了煎饼两刀:“别这么叫我,小天使零号。”Tom边说边打了个哈欠,“Andy也不会喜欢你说他小的,他早就比你高了——顺便一提,我也是。”


      Tobey被噎了一下:“那我也是你哥,身高能证明什么吗?况且,是谁从我七岁的时候就开始和我抢吃的?”


      “我那时候还是小宝宝!你怎么能谴责一个小宝宝吃太多?另外,Andy说你小时候不喜欢喝牛奶,”Tom抓起自己面前装着满满牛奶的玻璃杯,冲哥哥眨了眨眼睛:“我觉得应该也有一点原因,是吧?”


      Tobey翻了个白眼:“得了吧,没人喜欢喝牛奶,你还不是我天天掐着脖子喂的。”


      “我就当你是在抱怨没人喂你了。”Tom喝了一口牛奶,上嘴唇沾了半圈白色的奶渍,Tobey嫌弃地抽了张纸丢给他。


      “我周末还是得加班,你中午自己随便吃点儿,想出去逛也随便……但是记得六点前回来!”


      Tom含着煎饼,含糊不清地答应:“知道了!”


      Tobey摇了摇头,起身准备出门,走到一半又想起什么似的折回来:“哦对了,如果你出去的话,记得买点鸡蛋。”


      Tom嘴里已经塞满了,朝哥哥晃了晃叉子权当答应,Tobey宠溺地叹了口气,关上了门。


      关门的“咔嗒”声刚落,Tom就从餐桌前跃起,端起牛奶两三口喝完,皱着眉头嫌弃地打了一个充满奶味的嗝。男孩摸到窗户边儿上扯着窗帘作掩护往外瞅,确认他哥骑着小摩托突突突地走了,才欢欣鼓舞地向后空翻回去,边哼歌边收拾起碗碟,快活得像只出笼的小鸟。


      当然这也不是说Tom有被关在笼子里——恋爱中的男孩儿总是有点蠢的,这可是人类历史上亘古不变的真理。






      “你真的不能留下来吗?就一个周末!”女孩儿哀求似地合起掌心:“Andrew,你知道我们需要你——”


      “抱歉啦,Lucy,”男孩害羞地挠了挠脸颊,露出一个有点傻气的微笑:“但我得回去陪我的兄弟,如果我不回去,他们会爆炸的。”


      “就一次都不行?”女孩惨兮兮地弯了弯膝盖:“我们可能会输的!”


      “不……我觉得我们的项目非常领先。”Andrew抿了抿嘴,局促地拽了一下书包带子:“你也不用留在学校里,好好休息两天吧,周一再一起努力,好吗?”


      Lucy意识到她留不住男孩了,垮下肩膀吐出一口气。她就该听组里其他人的意见的——别试图占用Andrew的周末,哪怕是(可能发展成的)单独实验室约会也不行。


      Andrew背着书包走出了学校,想了想还是决定步行回家。今天没什么事儿,学校离家也不算太远,也许还能顺便逛逛超市买点东西,完美。


      熟悉的街道,熟悉的市民。白天Andrew慢悠悠从中走过,晚上蜘蛛侠飞快地往远方荡去,如果说他一点都没在享受这样的双重生活,那一定是骗人。


      Tom差不多就是这个时候出现的。


      某些人就是很热衷于没什么事儿的时候也做蜘蛛侠,Andrew明白,完全能理解,他也是从这个年龄过来的。


      但他那时候绝对没有一个黑红色的东西骑在自己腰上。


      死侍。嘴贱的佣兵。Wade Wilson。所有的蜘蛛侠都知道那玩意儿是谁,所有的蜘蛛侠都和那玩意儿打过不止一次照面。


      雇佣兵显然对蛛形纲的英雄们充满了兴趣,无休无止的俏皮话和语言性骚扰曾让最稳重的Tobey都和他吵了一个小时。至于Andrew这边嘛……反正都不是什么很好的记忆。虽然不得不说,这半年来死侍是安分多了,几乎没有闹出过流xiě事件,和他刚来的时候三天两头死人的惨状有着天壤之别,Andrew都快忘记城市里还有这么一颗不定时炸弹了——但这还是不能解释为什么Tom允许那东西骑在他腰上。


      Andrew觉得他必须关心一下弟弟的成长了。


      大学男孩往他俩荡过去的方向跑去,找了个没人的小巷子顺着墙往上爬。过程还算顺利,没有什么拉窗帘的老奶奶朝着他尖叫,也没有什么在窗边抽烟的大叔瞪着他突发心脏病,而等他到了房顶上的时候,他是真的很想要尖叫,然后突发心脏病。


      他的宝贝弟弟、年纪最小的蜘蛛侠、Peter Thomas Parker,正横着坐在混蛋雇佣兵、真实年龄不知道几十岁的死侍、Wade Winston Wilson腿上,往他嘴里塞鸡肉卷。


      在此之前,Andrew最荒谬最荒谬的噩梦也不过是Tobey上了Tony Stark的床和Tom穿着紧身皮衣和网袜跳Umbrella。


      这时候Tom终于看到了他,倒吸了一口凉气,听上去像是被人捅了一刀。还挺搞笑的,如果现在不是这个情况,Andrew得因为这个声音笑他一个星期。


      死侍显然get到了这个笑点,他大笑起来,因为嘴里塞着吃的而有些含糊不清:“宝贝,你听上去就像是被人捅了一刀!”


      没人理他。


      死侍宝宝有点寂寞,死侍宝宝能撑住。


      “Andy……”Tom踌躇着,显然不知道应该说点什么。他甚至都把面罩脱了,Andrew绝望地想,秘密身份协议就是狗屎。


      “我可以解释。”他弟弟最后选了最老套的那种,Andrew和Wade同时翻了个白眼,年纪稍大的蜘蛛侠立刻对死侍怒目而视。


      死侍宝宝想说点啥,死侍宝宝怂。


      “别。”Andrew扶住额头:“你什么都别说,赶紧从……就赶紧下来,然后跟我回去。”


      Tom吐了吐舌头,又马上意识到自己的行为不太得体,于是捂住了嘴巴。男孩从佣兵的膝盖上跳下来,刻意无视了男朋友懊丧的哼哼声,乖乖地溜到哥哥身边去。说实话,Tom也不是对这样的情况完全没有预料的,他本来就没把握能将自己的小恋情瞒过两位英雄哥哥多长时间,但这也太尴尬了,男孩有点窒息。都怪Wade和他喋喋不休的嘴,也许还有那半个凉掉一点的鸡肉卷,他真的只是想让Wade闭一会嘴而已。


      “等等!”死侍总算吃完了嘴里的东西,大声喊住他们。Andrew回过去的眼神可以说是杀气腾腾,Tom则疯狂朝Wade比划着,甚至掐住了自己的脖子。


      “呃……就是确认一下。”佣兵扭捏地把手摆在胸前,把自己拧得像个害羞的日本高中女生:“你是制服最性感的那个小蜘蛛,对吧?”


      Tom捂住了脸。






      Tobey在下午五点四十五分的时候回到了家,他忙了一天,遭受着每一个社会人所必须经受的身体和心理上的摧残,还放弃了更多作为号角日报员工而不得不认命放弃的尊严。他只想在沙发上瘫一会,带着两个青春可爱的弟弟去吃顿印度菜,和他们在餐桌上进行无意义的斗嘴,再制止Andrew和Tom在桌子底下互相踢来踢去,这是这无比糟糕的一天里唯一能让他感到治愈的事了。


      蜘蛛感应对他表示怜悯,Tobey刻意忽视了它,并打开了家门。


      家里愁云惨雾。


      沙发上坐着一个Andrew,他连外套都没脱,深沉地把下巴放在交叉的双手上,眼神若有所思;而椅子上窝着一个Tom,他抱着自己的膝盖,心虚地抬起眼睛看了大哥一眼。


      Tobey似乎听到了蜘蛛感应的嘲笑。


      “……”他扫视着两个弟弟,“发生什么了?”


      Andrew有气无力地抬眼看了看Tobey:“Tom恋爱了。”


      Tobey愣了两秒,快活地睁大了他的蓝眼睛:“哈!是哪个幸运的女孩?”


      “是死侍。”Andrew毫不留情地戳破了哥哥身边的粉红泡泡。


      这次Tobey足足愣了五秒,倒抽一口凉气,听上去像被人捅了一刀。


      Tom“噗哧”一声笑了,立刻把脸藏进了膝盖后面。


      “拜托告诉我是你俩串通好了耍我。”Tobey转身摔进沙发里,生无可恋地扶住额头。


      “哈哈,我也很希望是这样。”Andrew干笑了两声:“你知道最可气的是什么吗?他们已经不知道好了多长时间了,如果不是被我发现,这小崽子还不知道要瞒我们多久。”


      “也就才两个月零二十三天。”Tom小小声地辩白,而他的两个哥哥同时从沙发上弹了起来。


      “已经三个月了???”Andrew的语气像是得知了弟弟未婚先孕:“难道你还真打算对他托付终身?”


      “Wade挺好的,”Tom十分配合,像极了一意孤行的准妈妈少女:“你们不了解他,真的,他其实是个好人。”


      “三天杀一打无辜市民的好人?”


      “他现在已经不怎么杀人了!别说你没注意到——”


      “你们停一停。”


      Tobey是成年人。他和他的两个倒霉弟弟不一样,他能成熟地处理问题。


      “你揍他了吗?”成年人问Andrew,声音格外冷静。


      “本来没打算,但他当着Tom的面和我调情,”Andrew冷漠地回答:“我觉得我再不动手,就有点对不起我的制服了。”


      “我们当中最性感的。”Tom眨了眨眼睛,小声嘟囔。


      “你都跟他学了点什么?”成年人立刻转过头去瞪他:“我真想用塑料小鸭打爆你的脑袋。”


      “拜托,我们以前也这么讨论过!”Tom防卫性地从身后拽出一个靠垫挡在面前,假装那是美国队长的盾牌:“你不能因为对Wade有偏见就不承认啊,Andy本来就是我们之中最性感的。”


      “我一点都不想谢谢你。”Andrew翻了个白眼。


      Tobey看上去有点不敢置信:“你男朋友当着你的面和你的哥哥调情,而你还在替他说话?你是不是疯了,Parker?”


      “他没那个意思!这就是……呃,他的习惯?他真的想跟人上床的时候不是那样的!”


      “你知道他真想和人上床是什么样???”Tobey几乎在尖叫了,Andrew疲惫地把脸埋进手心里。


      “拜托不要告诉我你俩已经睡过了。”Andrew喃喃。


      “没有!!”Tom面红耳赤地挥舞手臂:“我们上周才第一次接吻!”


      Andrew从喉咙里发出一种像被掐紧脖子的母鹅一样的声音。


      Tom一把捂住了自己的嘴。


      “你们二垒了???”Tobey听上去也快窒息了:“下一步是什么?Peter Thomas Parker——你还不到十七岁!”


      Tom死死咬住下唇,把喉咙口的话咽了下去。他可不敢说Wade已经计划了二十种庆祝他十七岁生日的方法,而那当中没有一种是可以纯洁地吃吃蛋糕吹吹蜡烛就了结的。


      其实有的主意他还挺喜欢的……嘘,别告诉Tobey和Andrew,更别告诉Wade。


      “你第一次和MJ接吻的时候也不到十七岁。”Tom嘟囔:“Andy也是……”


      “那能一样么!”Andrew崩溃大叫:“首先我们的初恋对象就没有大我们四十岁!”


      “Wade也没那么老……吧?”Tom说到一半,被两道死亡视线注视,心虚地扬起一个模棱两可的尾音。


      “不管怎么说,这还是你做过的最愚蠢的决定。”Tobey抬眼看着天花板:“我不想打击你,但你真的知道自己在干嘛吗?和雇佣兵谈恋爱一点都不好玩。”


      “我当然知道!”Tom一下子直起了身子:“听着,我知道你们都不喜欢Wade,我一开始也是。但他真的不是坏人,他只是……没有人爱他,你们懂吗?他看不到希望,也找不到目标,即使他本质上并不坏也不知道从哪开始努力!而现在他有了一个机会,我……我可以帮他,我也愿意帮他,你们就不能试着相信我一次吗?”


      空气安静了一小会,Andrew轻柔地开口:“Tommy,想帮他可不是爱他。”


      Tom咬了咬嘴唇,吐出一口气,语速慢了很多:“你说得对,我也不能保证我真的分清了这两种感情。但我知道我就是……很喜欢他。我想和他呆在一起,想听他说话,想逗他开心,被他直视超过三秒就心口发烫,除了和他在一起,我还能怎么办?”


      男孩们沉默了,Andrew翘起一个小小的微笑,唇锋里盛满了淡薄又哀伤的甜味。Tobey看了看弟弟们,轻轻地叹了口气:“有时间叫他来家里吃个饭吧。”


      Tom在椅子里扭了扭:“也许要很久,但我会做工作的。”


      “好啦!”Tobey拍了拍手站起来:“有人想吃印度菜吗?”






      “大概就是这样。”Tom总结:“所以你最好尽快决定什么时候跟我回家,让他们等太久可不是什么好主意。”


      “不,不不不,”Wade把头摇得像拨浪鼓:“我们的关系里不能有第三者,就算是成人版的小蜘蛛都不行。”


      Tom翻了个白眼:“我建议你不要打Tobey的主意,他打起人来比Andy疼,而且他的蛛丝永远都不会用完。”


      Wade哼哼了两声:“我可没那么想,这样揣测可真伤我的心。过来给哥抱抱?我需要安慰。”


      “不要。”Tom警惕地往边上挪了挪:“我至少有一个星期都不要再坐你腿上了,有心理阴影。”


      “我心碎了,我的蜘蛛宝宝不再爱我了,他有两个超辣的哥哥,他要离开我了,甚至不愿意给我一个抱抱。”


      “你不要给自己加戏成吗?”Tom有点无奈:“没人勒令我们分手,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讲话?”


      “Uh-huh,”Wade敷衍着应声,夸张地垮下肩膀:“可是我好难过,想要宝贝抱抱。”


      Tom一口气憋在喉咙口,吐不出来又咽不下去,气呼呼起身一屁股坐到了佣兵大腿上:“满意了没?”


      Wade快活地环住男孩的腰:“我们要为秘密恋情的暴露开个二人派对吗?”


      “什么?不!这又不是我的错,当你生活在一个每个人都有蜘蛛听力的家庭里,你也很难守住什么秘密!”Tom抱怨地说,就好像完全忘记他的“秘密”是怎么泄漏出去的一样。


      “算了吧,小男孩。当初你是怎么把你家所有情况都倒给我的我可还记得。”Wade亲了亲他的头顶:“没关系,我本来就没指望你能瞒他们多长时间——说实话,我一直都挺无所谓的,过度紧张的人是你。”


      “我才没有!”Tom激烈地扭动了一下,一肘戳上了Wade的肋骨,佣兵“嗷”地惨叫了一声,报复性地揪了揪男孩的发尾。


      “我是担心你!Tobey和Andy一点都不难搞定,难的是你。”Tom一使劲儿跪起来,转身面对面地坐在Wade腿上:“你太容易放弃了,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成天都在琢磨什么——你得跟我保证,不管他们说什么都不会动摇。”


      “我在琢磨什么?”Wade有点戏谑地环住小男友的腰把他拖得更近了点:“我每天都琢磨着怎么把你带到床上。”


      Tom脸红了,但仍强撑着仰头直视Wade:“别转移话题!你得跟我保证。”


      Wade翻了个白眼:“不,我从来不保证,你胁迫我做的事情够多了。”


      “知道就好,”Tom捏住Wade的脸使劲儿揉了揉:“但它们都很有效,是不是?而且你知道我爱你,对不对?”


      “你不能总是这样逼我!”Wade大声抗议,闹脾气一样揽着Tom晃了两下。


      “我就是可以。”Tom看上去得意得尾巴都要翘上天了:“知道为什么吗,Wade?因为你就是爱我,你爱我爱到不行。”


      Wade有点被吓到了,这很不Parker。他的男孩每谈到这些的时候总是有点羞怯的,他其实有点自卑,稍微逗一下就扭捏起来,虽然他决定了什么的时候从来都不害臊——很难糊弄,但很好调戏。


      “你今天有点过于亢奋了。”Wade喃喃。


      Tom困惑地歪了歪脑袋:“我有吗?”


      “有。”Wade趁机亲了他一口:“你把Holland人格都露出来了。”


      这个吻唤回了很多Parker,Tom不安分地在Wade腿上扭了扭,佣兵知道那说明他的男孩又有点害羞了:“那是谁?”


      “呃,这很复杂,你就理解成一个比你更让人精疲力尽的男孩就行。”


      Tom怀疑地眯起眼睛哼哼了几声,突然掐住Wade的脖子:“差点就让你得逞了!快保证!”


      Wade假装悲伤地叹了口气,严肃地竖起三根手指:“我保证不和你的任何一个蜘蛛哥哥调情。”


      “不是这……算了这个也挺重要的,再保证一次!”


      “我保证不说太多荤笑话。”


      “Wade——”


      “你知道我不能保证不会和你分手。”Wade轻声说。


      Tom一下子就安静了,他低着头,把亮闪闪的眼睛藏了起来,Wade心里有点内疚,但他扛住了。


      男孩沉默着揽紧Wade的脖子,把脸埋进他的颈窝里蹭来蹭去,像一只撒娇的松鼠,Wade心很累,Wade快扛不住了。


      “我……我知道。但你别那么容易放弃我,求你。”Tom的声音从布料里透出来,有点闷,奇妙地混合出一种可怜兮兮的执拗,Wade仅存的良心正在接受拷问。


      Wade放弃了。这月第四十八次拒绝男孩的尝试宣告失败,他一边在脑子里崩掉自己的脑袋一边偏过头去吻了吻男孩的发旋:“永远不会。”


      “我会更努力的。”Tom抬起头,眼睛明亮得像天上所有星星的总和,天真又勇敢,好像这世上没什么事情能挡住他一往无前。


      但实际上他又那么胆怯,攥着Wade胸口的衣服拧了好几圈,才鼓起勇气飞快地凑上去亲了一下佣兵的唇角;脸一直红到了耳根,还假装无所谓一样抿着嘴唇傻笑。


      Wade突然就感觉被爱意击中了,Tom像个奇迹,摧枯拉朽不容抗拒地出现在他生命里,填满了他早已死去的心上的每一条崩溃尖叫着的缝隙,使他每天醒来胸腔里都跳动着一颗鲜活的、温暖的、红彤彤的、全数属于了面前的男孩的心。


      他拯救了他,哪怕他其实根本不值得被拯救。


      男人情不自禁地捧起男孩的脸,吻住他鲜嫩漂亮的唇瓣。Tom又紧张起来了,死命揪着Wade的衣服,快要把那块布扯下来,Wade哭笑不得地伸手包住他攥在自己衣服上的那只手。


      这个吻很温柔,很慢,但也很长。Wade耐心地舔过男孩的齿列,轻轻吮吸他的下唇,把舌尖顶进他的唇窝里,搞得男孩浑身发热,心动过速,不得不把额头抵在佣兵的胸膛上顺气。


      Wade有点得意,轻轻拍了拍男孩的后背以示安抚,他的男孩却突然直起身子,把Wade吓了一跳。


      “所以,”Tom气喘吁吁地说:“你到底什么时候跟我回去?”






End.